“如果再加十万,我还可以更忙点!”
日期:2019-03-11 浏览


原创: 周雨  周雨聊管理  前天
female
“如果再加十万,我还可以更忙点!”

与朋友聊天。她说单位新换了校长,收入提高很多,就是“忙的死去活来。”

“看在钱的份上,你就忍了吧。”我打趣道。

“是的,如果再加十万,我还可以更忙点!哈哈……”

真相了,职场激励,金钱不是万能的,钱若到位威力却是大大的。
01

“干12个小时,我就给你们14个小时的工资。”
褚时健老人去世了。留下了大起大落的传奇故事,也留下了坚守品质、务实创新的企业家精神。读他的传记,有段经历让我深有感触。

讲的是他掌管云南玉溪厂后,通过引进技术,优化产品,两三年后成功扭转了烟草市场被洋烟一统江湖的局面,国人开始以红塔山香烟为荣。

而卷烟厂何以逆袭?褚时健的一番话道出了玄机:

“你们干8个小时,我就给你们8个小时的工资。干12个小时,我就给你们14个小时的工资。那时候我们的资金不如人,装备不如人,牌子不如人,只能没日没夜的干。”

就这样,工人热情高涨。据不完全统计,18年里,烟厂为国家创造利税991亿元。用褚时健的话说,他们一个厂贡献了国家利税的六千分之一。”

多劳不仅多得,而且“多得”比例还要高于“多劳”比例。褚时健给予员工的,不仅是金钱激励,更是对其劳动价值的充分肯定。而他收获的,不仅是功成名就,更有员工的真心拥戴。

02

金钱对应哪一层呢?
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快被说烂了,而之所以如此,恰说明了该理论的接地气。虽然从严谨的理论探讨角度其内容存在不足,但实践中,这五大需要确实足以解释99%的个体行为动机了。



今天不妨用该理论来谈谈金钱激励问题。
                    
心理学家认为,“需要”是个体行为最稳定的内在驱动力。马斯洛理论把人的需要分成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五大需要。

其基本理解包括:

(1) 五种需要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但这样次序不是完全固定的,可以变化,也有种种例外情况。

(2) 一般来说,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相应的,获得基本满足的需需要就不再是一股激励力量。

(3) 生理、安全、社交需要属于低级需要,它们通过外部条件就可以满足;而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高级需要,通过内部因素才能满足。

(4) 同一时期,一个人可能有几种需要,但每一时期总有一种需要占支配地位,对行为起决定作用。

(5) 任何一种需要都不会因为更高层次需要的发展而消失。高层次的需要发展后,低层次的需要仍然存在,只是对行为影响的程度大大减小。
 
那么,金钱如何对应呢?

03

你我皆凡人,理想诚可贵,金钱亦需要。
金钱可以购买衣、食、住、行,是生理需要;钱袋满满能使我们更有安全感,是安全需要;
 
金钱还是社交需要的敲门砖。所谓阶层跨越,最基本的衡量标准不正是在目标群体不差钱吗?

尊重需要的满足,同样少不了金钱带路。一次部门会议上,一位资历较老的同事因上级的一句话较真起来,争论不下。而上级颇有肚量,下个月奖金调整时还是把他的标准也提高了。同事很受鼓舞,再开会时,讨论问题明显积极了许多。上下级彼此“尊重”,其乐融融。

至于最高级的自我实现的需要,其实也离不了金钱。

虽说梦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在我看来,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一时的梦想不能用金钱衡量”。所有的梦想到最后,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有品质,有口碑,有坚持,自然就会有流量,有名,最终还是体现为利的多少。

最经典的蔡崇信放弃高薪追随马云的故事,常被看做一个不计得失追求自我实现的例子。但蔡崇信接受《福布斯》杂志专访时说的很清楚。

他认为马云的创意够得上伟大,却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他欣赏马云的个性。但真正打动他的地方,除了马云本人,还有马云的一群追随者。那些追随者要么是工程师,要么是进出口人才。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非常努力,且眼中有光芒。

“这家伙有能力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是个有影响力的领导者。马云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业。”

圈重点,“有能力做成一番事业”,才是最终说服他的原因。

你我皆凡人。理想诚可贵,金钱亦需要。此乃人之常情。

04

“别跟我谈理想,我的理想是不上班”
很多企业老板在了解了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以后,喜欢大谈自我实现需要对员工的驱动作用。

谈当然还是要谈的,但明明五大需要层次,老把目光盯在员工最高级需要层次上,指望通过谈心、口号等四两拔千斤,使员工自觉自动忠诚奉献,既是不现实的,也是不人道的。

就像文章《当心,领导又要跟你谈狼性了!》里描述的,“越来越多的企业喜欢把狼性挂在嘴边,鼓励员工多拼搏多奉献多加班,少拿福利多干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像狼一样听指挥。”

就怕老板们推崇华为的加班文化,却对其薪酬福利制度睁眼瞎。物质奖励放一边,大谈企业愿景、职业理想、个人成长和感恩文化。

“别跟我谈理想,我的理想是不上班”。大家出来上班的根本目的是什么,老板们难道就没点数吗?

05

“我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钱不多,那就给我很多很多的关爱也是好的。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即使不对金钱激励做扩大化延伸,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的金字塔结构,也无比清晰的显示了:生理、安全等需要,尽管不够高级,群体却是最庞大的。

为此,企业有效的激励手段应该首先着眼于最具普适性的生存性需求的满足,同时辅助于其他(而非排斥),比如人岗匹配、工作自主权、工作时间灵活性、团队归属感、多样化福利等等。因人而异,不一而足。

而不仅褚时健的年代,现代社会也一样,金钱正是那个最具普适性的存在。一般情况下,金钱都是最直接有效的激励手段。

想起亦舒的一段话:“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给我很多很多的钱也是好的。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改编成职场版就是:“我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钱不多,那就给我很多很多的关爱也是好的。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如果三不靠……还有必要呆着等过年吗?